逃得过工作的996,逃不过马云的669

996这个词相信大家已经耳熟能详,但是669却是很多人近期才了解的一个新概念。一个对标工作,一个对标婚姻。但是这两个所谓的“标准”,真的就能衡量我们生活的价值了吗?

带着这个疑问和思考,让我们仔细读读今天的文章吧。

对669存疑的兔酱

? 配乐:吴青峰 - 歌颂者 ?

“婚姻最重要的KPI,就是生孩子”

前阵子有不少人调侃,成年人的安全感都是房子给的。

而马云爸爸不同意了,在阿里巴巴第十四届集体婚礼上,马爸爸作出了证婚演讲。

继“996福报”之后,马云爸爸又来飚金句:

以前,房子稀缺,现在孩子稀缺。因此,结婚不是为了买房子,而是一起生孩子。

这句话听起来的意思是,不但房子不重要,就连结婚也不是终极目标,生孩子才是关键。

“婚姻的第一个KPI是生孩子。婚姻不是为了积累财富,不是为了买房买车,是为了生孩子,孩子才是无价之宝,要一起享受美满的生活。”

除了生孩子,结婚还有“第二个KPI”。

婚姻是需要运营的,这个我们都同意,而马爸爸认为好的经营方式是:

“工作上我们强调996的精神,生活上我们要669。”

关于669,除了男人有责任,女人也有责任。

男人需要有996的精神,有669的指标;而女人的任务,就是要帮助并监督他们完成这些KPI。

这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家,只是一个为了完成KPI而抱团的特工队罢了。

KPI式婚姻,毁掉了多少家庭

别说是婚姻,光是工作上只谈KPI,不谈团队协作都是没有未来的。

其实马爸爸在演讲里也提到:爱情不是程序,是无法计算价值的。

当感情套上了KPI的任务,两个人还能享受纯粹的爱情吗?

如果婚姻只剩KPI,当这些KPI一个个完成之后,生过了孩子、男人事业有成了、孩子上学了、孩子结婚了......这之后,婚姻是不是就走到了尽头?

KPI就像一个惯力,拉动着你向前走。所以当这个惯力没有了,婚姻也难以维持。

这也是很多感情熬不过十年的原因。

而且,KPI式婚姻还会造成男女关系的不平衡,父亲角色的缺失。

在这个996、669的KPI里,男人除了挣钱,对家庭和睦、良好发展的作用几乎为0。

这和丧偶式婚姻一样,男人并没有对这个家庭尽到建立和培养的责任,他们只需要把孩子生下来,然后投身到996的工作中,把生命和时间献给事业,转而把家庭的责任完完全全留给女人。

但是我们都知道,不完整的家庭是不会感到幸福的。丈夫的缺位、父爱的缺失都会导致这个家庭的建立得不到平衡。

为什么说婚姻不能像完成工作那样,是因为家庭里面,没办法做到清晰明确的分工,妈妈既有温柔也要细致,爸爸既有刚韧也有宽容。

家庭不是1+1=2的结果,而是1+1>2,这便是KPI无法预算的。

这让我想到了,在成长过程里,父亲缺位的吴谢宇。

我们且不去讨论他的弑母动机,但是无可否认的是,父亲病逝之前,甚至是父亲离开家里回到家乡之前,吴谢宇身上有着不少爸爸的影子。

开朗、爱运动、人缘好,吴父一度是吴谢宇心中的男神。

父亲的离开,对吴谢宇心理和成长的打击很大。他越发对自己严格、自律,甚至不允许自己有犯错和闹情绪的时候,一切看起来都如此体面。

吴谢宇渐渐变成了另一个谢天琴(吴母),对自己克制到可怕的程度。

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,一个不可挽回的悲剧。

在关注这个事件的时候,我最叹息的是,假如吴父没有离开,假如吴家一家三口依然生活在一起,把该解决的问题,好好谈一谈,今天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。

吴谢宇的结局,不正是KPI婚姻的一个反面结果吗?

当生育成了KPI,我们便成了量产机器

马云最打疼我的一句话是,“年轻力壮的时候多生孩子。”

我认同在人口压力即将来临,为了预防像日本老龄化这样的问题,我们应该正视生育问题。

但是,我并不希望生育成为“量产”。

90后还没长大,就奔着成为父母,且不说是否具备赚钱的能力,甚至还没有为人父母的心态。

当这个第一KPI达成之后,将会带出无数个问题:抚养、教育等等。能促使你承担这些问题的,不是来自KPI的压迫,而是对家庭的爱和责任。

最近热播的电影《何以为家》,则是对生育来了一记灵魂拷问。

片中的男主角,12岁的Zain说:我想起诉我的父母。

他的控诉理由非常简单:父母不应该生下他。

他并非不想活,而是“太想活了”,但现实一点都没有给他生存的机会。

在同龄人都在念书的时候,Zain早就扛起了养家的担子。卖饮料、送煤气罐、甚至是帮父母“制毒”。

他想保护妹妹,但父母急着把刚来初潮的妹妹卖出去,他想阻挠却一点用处都没有。最后,妹妹死于难产,Zain心灰意冷。

对于难民父母来说,孩子只是挣钱的工具,他们根本无力抚养,也无心把他们养育成人,却把他们带到这个残酷世界上。

不仅女人不应该成为生育机器,我们所有人都不应该成为量产机器。

生孩子,到底是幸福还是灾难,不在于“生”这个动作,而在于“养”。

你看,Zain的父母也完成了许许多多个KPI,但是他们幸福吗?

婚姻是绝对占有,相对自由

其实“工作996,生活669”使我们反感的最直接原因,是它扼杀了我们仅有的自由。

人生很多东西都无能为力,包括工作、家庭、事故、变老......但有一件事,我们掌握绝对的话语权,那就是感情。

爱情和婚姻,是我们最后一块自由领土。

这些年很多人想开了,不为催婚而结婚,不为生育而找对象。

除了越来越多人明白,婚姻的背后意味着责任之外,还有更多的女性走向独立。不仅是那些单身女性,即便是在婚姻里面也一样。

人的一生生活在群体,却也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。已婚女性,也是“相对自由”的。

这个所谓第一KPI背后,也暴露了马云爸爸对女人在家庭中的看法。

在996、669的观点里面,女人只需要辅助男人完成KPI。简单来说,男人是主攻,女人只能打辅助。

这和以前俗话所说的“男主外,女主内”似曾相识。

可是现在时代变化了,年轻人生活压力大,男要主外,女也要工作,两个人拼死拼活才勉强撑起一个家。男女的压力都是相当的,有甚者,女性的压力并不比男性少。

女人也有自己的996,也有自己的事业和理想,再也不是只会在家里花钱和带孩子,不知世间艰难的“罗子君”。

在婚姻里,女性从女孩成为了妻子、母亲,她们的生命里多从此多了陪伴和照顾丈夫的时光,还多了生育养育孩子的的过程。

但不等于这就是女性生命的全部分。

一个已婚女性,也可以拥有自己坚持的事业,也可以培养喜欢已久的兴趣,闲来无事约当年的姐妹们出来喝茶聊天,甚至在老了之后开始一段独自旅行。

今年105岁的笹本恒子,是日本最初的女性报道摄影师,并且现在仍作为一名摄影师活跃于摄影界。

在丈夫去世后,她再次拿起相机,开始自由摄影家的职业;在旅行认识了法国南部雕刻家查尔斯先生,并开始恋爱;100岁时举办了个人影展还获得了最佳着装奖,是史上最高年龄获得者。

如今的她,依然活得像年轻的时候一样,坚持自律的生活,5点起床、11点就寝;学英语、做体操;每天都精心地打扮自己,从不马虎。

她说:工作使我对生活充满热情,而爱美,则是我一生的必修课。

恒子奶奶的下半生,在没有丈夫之后也依然活得精彩。有丈夫陪伴的人生很美好,但是当丈夫离去,也并不意味着生活就要塌了。

如果把婚姻和生育当成了生命里的唯一,那么你的人生早就在30岁的时候结束了。

因为30岁时你已经完成了人生的任务,接下来的20、30、40年,便是等死。

哪怕是把丈夫或者孩子,当成了你生命的全部支点,那都是不现实且危险的想法。丈夫也许会先你离开、孩子会长大,谁都不能靠别人来过一生。

没有谁能爱你一辈子,所以你首先要学会爱自己。

我们总是在寻找幸福,但其实要找到幸福,先要找到“你自己”。

其实我们不反对婚姻,也不抗拒生孩子,只是不想将这些生命中的幸福,当成一个个KPI去完成。

所以,甭管他的996、669,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式去活吧。

“你对马云的新言论有什么看法?”

《她和她妈的斗争史》

参与话题讨论,留言区随机抽选一名小伙伴获得赠书,次日10点开奖。

简介 | 《她和她妈的斗争史》是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石一枫的一部代表作,一个在丧偶式婚姻的家庭环境下长成的女孩,一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式的母女对抗,一个少女变成妇女的故事。直面原生家庭与个人成长的矛盾与问题,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互相伤害中才学会成长。

温馨提示: 由于赠送书籍到库时间不一致,部分书籍到库时间较晚,所以中奖的小伙伴请耐心等待我们的包裹~望谅解,手动爱心发射!

- 滑动文字可见更多信息 -

延伸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
标签:婚姻 孩子 我们 家庭

上一篇:新事 / New Balance 携手六大日本名店推出 NBJ 996 Pack 限量系列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